重视《资本论》 的当代价值

发布时间:2017-02-22浏览次数:52

【核心提示】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至今余波未平,隐退于西方公共讨论的马克思又重新回到了西方主流话语之中。不少西方学者重新研究《资本论》,借以反思资本主义的弊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较之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解释力由此可见一斑。正如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何自力所言,《资本论》体现了革命性与科学性的统一,建构了揭示社会经济形态的本质特征及其运动规律,阐明了资源配置、财富生产以及财富分配规律的科学经济学体系,“具有独特的理论品质”。

今年是《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周年。时光流逝、岁月沉淀,这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经典著作今天依然闪耀着不灭的思想光芒。

1、《资本论》受西方主流话语关注

今天的世界,与马克思写作《资本论》的时代已有很大不同。如何发掘《资本论》的当代价值,是一个被不断追问的问题。

“当今世界的变化并没有超越当年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所作的分析。”吉林财经大学副校长丁堡骏认为,《资本论》使人们认清资本主义的本质和必然走向灭亡的趋势,“有利于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至今余波未平,隐退于西方公共讨论的马克思又重新回到了西方主流话语之中。不少西方学者重新研究《资本论》,借以反思资本主义的弊端。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较之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解释力由此可见一斑。正如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何自力所言,《资本论》体现了革命性与科学性的统一,建构了揭示社会经济形态的本质特征及其运动规律,阐明了资源配置、财富生产以及财富分配规律的科学经济学体系,“具有独特的理论品质”。

2、取之不尽的理论源泉

正如法国哲学家阿尔都塞所说,人们“都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在《资本论》这个茫茫森林中为自己开辟道路”。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来说,《资本论》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理论源泉。

“《资本论》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集中体现和系统运用,从世界观和方法论意义上对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具有引领作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张宇表示,与西方主流经济学论证个人利己主义的合理性不同,《资本论》是关于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解放的学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应坚持和继承《资本论》的这一立场,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资本论》将历史唯物主义与唯物辩证法高度统一的研究方法是我们必须坚持的。

《资本论》中阐述的一系列“属于一切时代”和“几个时代共有”的经济规律,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出发点。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凤义举例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可以沿用《资本论》中将劳动划分为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的分析框架,研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邱海平表示,三卷本《资本论》紧紧围绕剩余价值这一核心范畴构筑了逻辑严谨、结构合理的理论大厦。这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指明了努力方向:确立核心范畴,发展以核心范畴构成的理论,并形成理论之间的清晰逻辑推演,构建起体系化、系统化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整体框架。

3、开辟研究新境界

聆听时代的声音,回应时代的呼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不断开辟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张宇在回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脉络时表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结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最重要的理论创新,它从理论上系统阐述和揭示了把公有制和非公有制、公平和效率、计划和市场、自主和开放、改革和发展等不同因素有机结合的现代化规律。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副院长周文表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价格双轨制、所有制结构理论、经济发展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中国话语、中国理论,是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创新,为世界经济的发展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价值。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探索中,如何从《资本论》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批判分析中,进一步开拓创新对我国市场经济建设有指导意义的理论学说,在《资本论》出版150周年之际尤为值得思考。

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刘震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阐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是什么”,“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是什么”这样一些根本性问题。

“今天中国面临的发展环境比《资本论》写作的时代更加复杂。”邱海平表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仅要分析批判当代资本主义的本质与矛盾,更要着眼于我国经济发展、生产力提高,主题重心的转换要求用建设性角度去认识《资本论》的一些具体理论。例如,剩余价值理论在《资本论》框架里讲的是劳资关系、剥削关系,而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剩余价值理论告诉我们的是劳动创造价值这个朴素而深刻的道理。

(原题:重视《资本论》的当代价值《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周年;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