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西方选举制度陷入“旋转木马式”的政治怪圈

发布时间:2017-06-20浏览次数:90

西方制度模式权力的合法性来自于选举程序,候选人把太多精力放到选举而不是治国上,其执政的着眼点短期而急功近利。西方制度历经数百年演化,基本上在20世纪完成了从精英政治到大众民主的转变。这一演进令其政治精英的产生模式发生了根本变化:从过去精英选择精英转变为大众选择精英。和关注长远利益也需要思考复杂国际形势的政治精英不同,大众只关心短期的自身利益,而且,大众的审美标准和个人好恶这些和能力无关的因素很容易成为决定选举成败的重要因素。于是,为了赢得选举,政治精英必须迎合大众,从他们的角度、心理和需求开展竞选、兑现承诺。这很容易导致政治人物的平庸化,也给极端政治人物的崛起创造了条件。

西方制度模式权力的合法性来自于选举程序,候选人把太多精力放到选举而不是治国上,其执政的着眼点短期而急功近利。西方制度历经数百年演化,基本上在20世纪完成了从精英政治到大众民主的转变。这一演进令其政治精英的产生模式发生了根本变化:从过去精英选择精英转变为大众选择精英。和关注长远利益也需要思考复杂国际形势的政治精英不同,大众只关心短期的自身利益,而且,大众的审美标准和个人好恶这些和能力无关的因素很容易成为决定选举成败的重要因素。于是,为了赢得选举,政治精英必须迎合大众,从他们的角度、心理和需求开展竞选、兑现承诺。这很容易导致政治人物的平庸化,也给极端政治人物的崛起创造了条件。

竞选是这样,当选后要连任也同样如此。2011年,法国积极卷入利比亚内乱,就和萨科奇希望以对外战争的胜利争取连任有关。奥朗德执政期间多次对外动用武力,包括主动向伊斯兰国开战,也和拉抬自己的支持率密不可分,但后果却由整个国家承担。 

刚刚结束的法国大选,执政党社会党的候选人阿蒙无视法国长期以来经济缺乏竞争力、处于困境中的现实,仍然提出竞选许诺:通过向使用机器人的公司征收机器人税,向每位成年公民发放每月750欧元的生活津贴。这一许诺乍一看似乎关照到了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但收取机器人税将会把法国的先进制造业赶到周边国家,更加削弱法国的竞争力和国力,所有法国人都将为此买单。 

西方民主选择人才的逻辑是,先不管能力如何,选上去再检验,不胜任就在下一次选举时进行更替。把国家当成试验品的西方人才选拔逻辑显然过于草率和不负责任,而其导致的治理上的种种问题就不足为怪了。政治人物热衷于追求短期效应,置国家长远利益于不顾,这一点可以用来解释一个现象:曾经发达的西式民主国家如今经济增长都非常缓慢甚至是零增长或者长期负增长,而且大多债务累累。

对此,西方常用的说辞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由于基数增大,各产业饱和发展,增长必然缓慢。这只是一部分原因,更重要的还是体制的活力被遏制。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巴罗收集了近100个国家在1960年至1990年的数据并加以分析,结论是:当人们的政治权力水平较低时,这些政治权力的扩大有助于经济增长。而实现了适度的民主制后,这些政治权力的扩大将会阻碍经济增长。原因是:过于倚重公共方案和收入分配不利于经济增长。因为拥有选票的民众只乐于分配财富,反对增加劳动时间、提高税收、减少福利,所以欧盟人口仅占世界的9%,国内生产总值只占全球的25%,但福利开支却占世界的50%。美国只占世界人口5%,却消耗掉全球25%的自然资源,这既不公平也不可持续。一个无法实现增长和持续的社会将会走向何方,这不难得出结论。

在西方现行体制下,最优秀的人才往往不愿意从政,这也是西方难以选出优秀政治人物的原因。一是在经济全球化和金融全球化时代,精英获得财富的能力、速度和领域迅速提升和扩大,而政界则往往难以提供相应的收入和待遇。众所周知,人才都是跟着资源走的,政治领域资源远远少于经济界,其人才素质自然可想而知。二是扭曲甚至无底线的选举过程令优秀人才却步。任何要角逐公职的人士都必须面对两个挑战,一个是私生活不复存在,自己和家庭的隐私都将曝光于世人面前,且容易都被道德化、完美化;另一个是选举期间激烈、不择手段的攻击和各种阴谋陷阱。今年年初,法国共和党刚刚通过党内初选推出前总理菲永为候选人,很快就被媒体曝光其担任议员时雇用自己的太太和两个儿子担任助理的丑闻。虽然此举并不违反法国法律,但菲永却在道德上被重创,形象大损,支持率随之下降。 

政治人才一方面资源短缺,另一方面有限的政治人才在使用上还存在巨大的浪费。由于政党对决,整个国家的政治人才被人为切割成几个部分,并随政党共进退。一党获胜,哪怕原来的政务官再有能力,也统统大换血。这一方面造成人才的短缺,另一方面则造成人才的浪费。政治精英原本就是一种稀缺资源,一个政党连任8年,也就意味着另一个政党的政治精英将被闲置8年。

总之,一人一票制度下对大众趣味的迎合、程序是权力合法性的唯一来源、不以能力大小为标准、扭曲的选举过程、无法从全国范围选拔人才等因素,造成了人才的逆向淘汰。从这个角度来看,西方屡屡犯下如此之多的低级严重失误,也就不足为奇了。

(作者:宋鲁郑  责任编辑:尹 霞  转自:红旗文稿)